林澗生。

好久不見。

喜欢´・ω・`

Charlotte_嫱:

第一百天!不好意思,一直忘了更新最后一天。终于画完这100天了!

哇……´・ω・`

斑驳:

喰种调查官paro

终于产出来了(抹泪

谁是谁都在画面里写了,依次是楚云秀、卢瀚文、江波涛、韩文清、邱非、王杰希、喻文州、张新杰、肖时钦和戴妍琦。

lofter只能放十张图伐开心,居然连标签也只能打十个!天了噜,欺负我人多!(不是

这套和喰种面具那套都是要出明信片的w 场贩通贩还没找好,先说一下w

好棒!!

檐几个无:

大概是14年最后一章??

要考试了…考试了…试了…了

考试都加油2333

亚克力温暖人心!!!!!!!!

长长长。step2。

只是三年而已。
以后还会有很多个三年,在我死之前。

然后现在,你在删了我37天以后又给我打电话,却绝口不提这件事。
你想干什么。

电话的最后我买了点吃的往家里走,跟你说电梯里没信号还是挂了吧,你顿了顿问我,回家了可以弹琴给我听吗。
我说好啊,给你弹长长长。
你估计没懂,但还是笑了一声说一会儿打给你。
我挂了电话到现在也没听见它响。
你看你还是这样,说好了一会儿打给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过这次没关系。
反正我要给你弹的是长长长。
Taylor的We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

说到Taylor,你肯定不知道我前天在听Every has changed的时候还在想等张泽霖那个傻逼毕业了会不会自己租个房子养只猫再养只狗。
就你一个人养,没有我。
i just want to know you better now.
你肯定不会过得更好。
以后还能再遇到一个每天主动找你,包容你的坏脾气,生吞所有的醋,不因为你玩游戏跟你吵架,忍受你时不时的消失,无条件相信你会回来的人吗。
我他妈就不信你运气会这么好。

每次甩完我你都会回来找我,但是以前每次都会很难过。就好像原本是一满杯的温水被你打翻了一次又一次,到现在终于只剩杯底了。
还是舍不得吗,我以为你有我没我都一样。
至少我现在,是这样了。

我不是你的小粉丝跟屁虫,拥有永不枯竭的力量来追赶你,只要你偶尔回头看我一眼。也不是你的宠物狗,召之即来呼之即去,在你需要的时候抱紧你舔舔你的脸,不需要的时候就蹲在那里等你回来。
我以前以为是恋人。
现在不这么觉得了。
我只是觉得,自己付出的已经够多了,虽然结果不尽人意,但至少对得起这三年。
你也这样说,很愧疚的说,觉得比起我来你好像一直都没怎么付出,在努力的只有我一个人。
以前觉得那就够了,现在想想果然还是不公平。
可是谁让我要输。
一开始就输。

你不可能只跟我谈这一场恋爱,我也是。你只是现在忙,除了游戏没时间去认识新的人,再去喜欢和交往。你觉得跟我在一起很舒服所以你回来找我,一次又一次。可是你能不能想想,我会不会一直站在那里,心甘情愿的让你一次次把我丢下再等你捡回来。

再渴望安稳我也不会这么傻。

以前给你写过很多东西,但是丢三落四的大部分都找不到了。现在回想起来也不由唏嘘。
本来是再也不想提起你,但是今晚的电话让我想起来很多,觉得自己三年的恋爱就这样无疾而终也怪可惜。
那就记下来好了,趁现在还能想起来。

张泽霖,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但都不会是我。
她们可能会跟你度过一个又一个的三年,但都不会是我。

We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

长长长。step1。

We'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

21:55。

坐在楼下便利店门口喂蚊子顺便下领证的时候,看着屏幕上跳出来“分手快乐”的来电显示发愣。
其实在看到你8.18凌晨三点多发给我“晚安”的短信时我就想到了。
又是这招。
我认识你三年,期间在一起的时候断断续续差不多有两年,你甩了我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次,哪一次回头找我我没有答应?
我吃了你三年的回头草啊张泽霖。
我要是马我早就吐了。

拔掉耳机接电话,你语气熟稔的“晚上好啊”听起来像是我们压根儿没分开过。
我也佩服自己平静的声音,跟你聊起来好像是挺长时间没有联系的老朋友。

絮絮叨叨说了半天,你问我最近过的怎么样。
快开学了呗。
嗯……准备好了吗?
还行,在家里窝得快发霉了。
哈哈偶尔也该出来晒晒太阳嘛。
嗯。

也没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只是不知道还能对你说什么。你沉默了一会儿咂吧砸吧嘴,说我想跟你聊天。语气里有一点点微妙的讨好。
这不是在跟你聊吗。
嗯……我在想我要说什么啦哈哈哈,晚饭吃了吗?
吃了啊,刚洗完锅下来的。
你哦了一声。我出来吃夜宵了,我们寝室的厨具坏了做不了饭,打算十月中旬跟室友搬出来。
挺好啊,房子看好了吗?
没有啦嘿嘿嘿,这些事情都交给室友了!
嗯,你就是不管事儿。

然后就微妙的沉默下来。
你换了个话题,说明年毕业了打算先留在杭州工作一年左右试试,但还是想来西安定居。
好像在试探我的态度。
这有什么重要的呢,腿长在你身上,想去哪儿去哪儿。
我只是前女友而已啊。

一通电话打得我耳朵发热。要是以前我也没办法想象,自己会用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跟你讲话。我们两个人好像反了过来,卖蠢话唠的人成了你,我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

除了我还在上高一,你脾气特别差的那段时间之外,你好像没有跟我提出过分手。只是会时不时消失,归期不定,偶尔换个号码在我上课的时候打来电话。
以前全心全意喜欢你的时候,打起电话来就舍不得挂,经常晚自习都开始了,我还趁班主任没来缩在桌子下面假装找东西,小声跟你讲电话。
这次也是,差不多一个星期没找你,你也想不起来找我,半夜刷空间看到你的动态回复了一下,就好像突然被你想起了我的存在一样,小窗发来一句“拜拜”然后秒删。
几个意思?
我也不知道。

高一的时候误打误撞进了这个圈子,第一个对我示好的人是你,第一个喜欢上的是你,第一个跟我在一起的也是你。
多顺理成章的事。
只不过对我来说你是初恋,很喜欢非常喜欢特别喜欢的初恋,对你来说我只是又一个爬墙对象罢了。
这就叫“输在起跑线上”。
从一开始我就输了。

你那时候脾气不好,天天跟人吵架撕逼,我每天放学给你打电话跟在你屁股后面接收负能,然后用自己匮乏的词汇来安慰你。
反正那时候傻到不行,你估计也烦我,三天两头删了我又加回来,后来告诉我除了你自己的号码背的最熟的就是我的。
你也会因为别人跟我提分手,让我删掉你所有的留言和跟你有关的说说。我嫌麻烦对你关了空间让你眼不见心不烦,气得你专门写篇日志来骂我。
我打一个耳洞,买成对儿的耳钉。
因为你也只有一个耳洞。

你消失过最长的时间大概是五个月。
一开始特别想你,一有空就试图给你打电话,从关机到欠费到停机再到空号。
然后被告白,和别人在一起,主皮变成六道骸。
墨西奈说从那之后我说话的语气都特别像你。
我也开始充当起照顾别人的角色,只是脾气要比你好很多。
再到后来,弄丢了手机,心安理得的被对方甩。
最后你重新回应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人,因为一条“答应第七个回复的人一个条件”的说说再在一起。
反正我还是喜欢你。

你脾气变好了很多,对我很好。
我们讨论过很多次未来,我考去你的城市,或者等你毕业了过来。我们可以租套房子一起住,你养只猫我再养只狗。你让我养只金毛,说因为感觉很温顺很好欺负,跟我一样。
我看到喜欢的东西会买双份,然后拍照给你看,你也是。并不邮寄,等见面的时候再亲自交给对方。
你每天有空会写一点东西给我,或者画些画。说攒到过年一股脑寄给我。
好像比以前更喜欢你了。

到后来你跟我一样成了游戏狗,只不过你有大把的时间泡在上面而我还要念书。
看到你在线就会主动戳你。
得到回应的几率是30%。
越来越长的弧。
去你的服重新建号。
偶尔被你想起来而打来的电话。
…………
……
现在想想都觉得累。

所以在被你莫名其妙的秒删完,我跑去空间发泄了一通之后,竟然悄悄松了口气。
喜欢你太累了。
太累了。

隠れたい。

莫名其妙的负能满满。


喜欢。
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

你。

好像一直都说不够。


为什么不能看着我呢。
只看着我一个人不好吗。





拜拜。


隠れたい。

这样..?试试。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